欢迎您访问德化职业技术学校,今天是
当前位置: > 网站首页 > 校友风采 > 海都艺术大讲堂:陶瓷大咖炼成记 一半骄傲一半反思
海都艺术大讲堂:陶瓷大咖炼成记 一半骄傲一半反思
闽南网  2015-09-08    阅读:

  闽南网9月7日讯 意大利旅行家马可·波罗曾在游记中记载:“并知刺桐城附近有一别城,名称迪云州(音译为德化戴云),制造碗及瓷器,既多且美。”9月4日下午,第四场海都艺术大讲坛,在锦绣庄民间艺术院帝尧古陶瓷研究院举行,谈的就是德化陶瓷。听两位陶瓷大咖两小时分享艺术人生,让人感受到的是“名家是怎样炼成的”。

  两位陶瓷大师,一位是“学院派”代表张南章,另一位是“实力派”代表林建胜。除了分享故事,林建胜还专程带来正在制作中的“自在观音”造像,现场为读者展示“泥土变黄金”的过程,赋予瓷土生命,吸引孩子们也学着像模像样地捏起瓷土。

两位大师向海都读者分享陶艺故事

两位大师向海都读者分享陶艺故事

  艺术人生

  张南章:让传统陶瓷走生活化之路

  (泉州工艺美术职业学院陶瓷艺术系主任、高级工艺美术师、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、福建省陶瓷艺术大师)

  从上世纪80年代学术研究开始,到2006年拿下第一个创作大奖,学术与创作的跨界,这条路张南章走了20多年。

张南章作品《无法救赎》

张南章作品《无法救赎》

  2006年,他与好友徐思敏一起创作第一件陶艺作品《和谐》,荣获四年一届的全国陶瓷艺术与设计评比金奖,还是福建省唯一的金奖。从此,张南章算跨界,正式进入陶瓷艺术创作。

  作为德化陶瓷界“学院派”代表,张南章对陶瓷史和未来有更多的深层思考。令他骄傲的是,在欧洲的博物馆,收藏包括大量德化瓷器在内的古代中国瓷器;沮丧的是,如今在欧洲的大商场,几乎看不到包括德化瓷器在内的中国瓷器在销售。

  北宋至今,德化窑一直以外销为主,从东亚、东南亚到东北非、中东,到欧洲,再到美洲,直至今天的10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然而对中国瓷器的嗜好,促使欧洲人尝试揭开其中奥秘,自制瓷器。古代德化瓷器的辉煌,反衬出今天德化瓷器的尴尬。

  张南章认为德化陶瓷未来之路在于“日用陶瓷品牌化,工艺陶瓷高档化,传统瓷塑生活化。”提高瓷塑人员的文化素养、艺术修养,是传统瓷塑要走生活化之路的关键。“一个没有读懂,甚至没有读过李白诗歌的人,怎么可能雕塑好‘太白醉酒’呢?”张南章说。

  林建胜:改良滴水观音 赢得人生第一桶金

  (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,福建省陶瓷艺术大师)

  林建胜是1981年入学的德化职业中专学校第一届陶瓷专业学生。

  毕业后,林建胜留校,办陶瓷厂,担任产品设计技术员。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,和一个同事一起看电影《滴水观音》,说特务把重要情报藏在一尊滴水观音瓷器里,准备送出境外,最后被破案抓获。两个年轻人受这部电影的启发,开始研发滴水观音。

林建胜作品《唐韵》)

林建胜作品《唐韵》)

  “认真会为一生带来许多机会。”林建胜说。上世纪80年代开始风靡东南亚、港澳台等国家和地区的《滴水观音》,是他的代表作之一,为他赢得了第一桶金。

  《滴水观音》不仅注重观音造像外形美,更重要的是,想方设法让观音能够循环“滴水”。最初的设计是在背后放个洞,必然影响美观。1988年《滴水观音》面世,他们利用蓄水池原理,在观音上半身设置一个蓄水池,让水从观音手握的净瓶里缓缓流出,形成水滴后慢慢滴入龙嘴,流入底座蓄水池。当上半身蓄水池的水滴完之后,将观音倒置一下,底座蓄水池的水通过管道,流回上半身蓄水池。观音回正后,又开始新一轮滴水。

  第二年,林建胜承包了校办陶瓷厂第二车间,《滴水观音》成了主打产品。当时12寸《滴水观音》,每箱24尊,一个台湾客人一口气要了100箱。“我一下子就拿到2万元定金,简直不敢相信。”此后,《滴水观音》风靡东南亚、港澳台等国家和地区,产品供不应求。当时德化的许多陶瓷厂大量模仿、生产滴水观音。滴水观音兴盛十几年,也给德化带来数以亿计的产值。

  林建胜还研究陶瓷原料与烧成技术,2013年发明了名贵瓷种——“玉黄瓷”、“玉红瓷”。这段传奇故事,令现场海都粉丝赞叹不已。

  花絮故事

  展技艺:让瓷土变活的窍门

  9月4日下午,海都大讲坛的看点之一,是林建胜老师现场展示《自在观音》造像的制作过程。林建胜说,观音是佛教瓷塑的经典造型,造型设计也就蕴含着宗教哲理,讲究“眼鼻观心”,要让眼鼻和心在同一条直线上。

  《自在观音》制作时需要先捏小稿,满意后再放大尺寸。先定个人体的基本姿态,再完成“穿衣服”的工序,比如配上璎珞、手镯等。林建胜手握竹刀,在原本还比较粗糙的瓷土上雕塑飘逸的衣纹,勾勒细密清晰的发丝,让女性的柔美与神像的圣洁完美地结合在一起。娴熟的技术现场展示,让瓷土与竹刀都有了灵动的气息。这些工序完成后,完成打模、注浆等程序,在1300℃高温炼造下完成。

  学思想:研究生一问半小时

  现场,文化人类学研究生毕业的小江,在活动结束后,和大师站着交流近半小时之久。

  她长期关注民间传统文化习俗,小江说,一进来就被活动现场摆放的精美陶艺作品惊叹到,特别是德化白瓷,洁白纯净,非常漂亮。她认为,瓷器和文字作品一样,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鉴赏和解读,但是很少人会把对瓷器的认识放在大的社会空间里去理解。听完张南章老师对德化瓷器成为对外贸易畅销商品的简介,小江说她产生了认识。

  学手艺:孩子迟迟不散去

  玩泥巴似乎是孩子们的天性,有瓷土作伴,孩子们很快玩成一片,有的甚至活动结束还迟迟不肯离去。

  昇文小学四年级学生林诗雨一直期待手作环节,她很快捏好了草莓的造型。而且看着老师使用竹刀,她也借助工具用竹刀扎出草莓的小点点来。

林建胜带来半成品,教小朋友制作陶瓷

林建胜带来半成品,教小朋友制作陶瓷

  西湖小学学生唐志文和别的孩子不一样,在手作环节,他话不多。唐志文默默地将瓷土搓成长条,整齐地卷起来,一只小蜗牛的形象已经在他心中构思好了,还像样地捏出了眼睛和脑袋。看见林建胜老师的《自在观音》造像被安放了个底座,细心的小朋友也为蜗牛制作了个方形底座,还搭配了两丛小草做陪衬呢。

  墙内墙外

  8国艺术家的“回归与启航”

  今年7月11日到22日,来自中、美、英、德、日,以及西班牙、意大利、荷兰8个国家的28位知名艺术家、国际策展人、学者和批评家,在德化以“回归与启航”为主题,展开驻地创作和主题研讨。

  当地为艺术家们提供了3000多件陶坯、100多种颜色的矿物釉料。荷兰艺术家创作室内的地板上,放着一些施着粉红色釉料的花瓶,瓶口上分别放置着日常用的粉色塑料物品,如拖鞋、水舀、衣架、漱口杯等。创作者荷兰艺术家尼科·东克斯表示,陶瓷是此次来德化接触的全新语言,通过这样奇特的组合,希望能够将陶瓷与人类生活结合起来。

  “此次活动回归到德化窑故里,中外艺术家们在同一时间以同一媒介进行创作,从中可以发现中外艺术家对同一材料的不同理解,这为传统的媒介渗透进一种全球化的视野,将为陶瓷的当代性探索提供无限可能。”北京大学视觉研究中心主任朱青生教授表示。活动发起者、德国艺术哲学博士杨起认为,“再次回归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,重新诠释审美价值观,既是对中国传统文明与千年陶瓷文化的致敬,同时也是海上丝绸之路新文化的重新启航。”

  小县城里的“陶瓷外交”

  来自摩洛哥的瑞查,拉住泉州工艺美院院长钟发亮的手,激动地说:“我还要再来,带上我的家人和朋友,让他们看一看真正的中国瓷器!”

  这一幕发生在去年6月10日。由黎巴嫩、苏丹、也门、伊拉克、约旦、埃及、吉布提、毛里塔尼亚、摩洛哥、突尼斯等,阿拉伯11个国的23名官员组成,集中在德化学习陶瓷技术与文化。

今年7月,多国陶艺师来德化交流创作

今年7月,多国陶艺师来德化交流创作

  “我从小喜欢中国的瓷器。但来之前我还不知道,德化这样一个小县城,陶瓷的制作技术竟然如此发达!”来自约旦工贸部的哈森,在参观完一些陶瓷厂之后,赞不绝口。

  离开泉州工艺美院前,23名学员都做了一件事情:在一个陶瓷大盘子上作画,烧制之后留作纪念。

  “未来10年,对中阿双方都是发展的关键时期,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因为丝绸之路相知相交,共建‘一带一路’是互利共赢之路。”福建省外经贸干部培训中心主任甘耀坤说,这次商务部的援外培训项目,选择落地德化,原因很简单,瓷器是古代丝绸之路的见证,德化的民窑瓷器,更多流向世界各地,其中就包括阿拉伯国家。瓷器,或将再次开启一段中阿交往史。

  众说陶瓷

  日本铃木已代三原所著的《窑炉》:“阶级窑在福建德化最早出现,同时也最著名。日本的窑,是深受德化的影响而设计的,所以日本把德化的窑估计为串窑的始祖。”

 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、中国古陶瓷研究会秘书长吕成龙:“在德化窑收藏方面,故宫博物院的藏品数量大、精品多,应该说可以算是首屈一指的,有一些还是清宫旧藏的。”

  约翰·盖尔(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研究员,长期从事古陶瓷研究):“明朝(德化)何朝宗的瓷雕观音可与意大利米兰的断臂维纳斯相媲美。”

  著名收藏家马未都著《德化白瓷》:“德化白瓷与众不同,首先是透光性极好,为群瓷之冠;其次可塑性极强,无一不能塑造。以陶瓷之脆性,表现衣褶之柔软;以陶瓷之生冷,表现肌肤之温润。德化白瓷堪称一绝,前后无人能与之比肩。”(海都记者 吴月芳 徐锡思 王金淼 实习生 江芬 文/图)

[上一篇]:没有了
[下一篇]:CCTV4-流行无限:《瓷艺大师赖礼同》[视]
电子图书馆(内)   电子图书馆(外)   网上报名   凤凰艺阁   图书馆   毕业证查询   邮件系统   回到旧站
微信公众号
fjdhzx